BRXVoq-CIAAu_Pp  

 

據說國內現在是炎炎夏日所以我來讓大家更H-O-T一點。

某位想要我寫允帕尼的朋友請自覺來認領啦XDDDDD

 

 

 

 

 

 

 

- YOU-AHOLIC -

 

 

 

 

 

偌大的會議室裡,西裝革履的人們正襟危坐,上首一個長得有些童顏的女人面容嚴肅,語速不快卻充滿威嚴。

 

這是國內最大的科技企業之一,KT集團的緊急高層會議。一個月前,KT集團的死對頭H企業無聲無息的釋出新產品,頓時以最快的速度席捲市場,使得原先在競爭中還略顯優勢的KT集團很快處於下風,這也使KT集團的總裁金太妍有些焦頭爛額。

 

因此這幾天來,金太妍先後召集各個部門的高管和公司裡的核心技術人員召開會議商討應對對策。

 

「H企業這次的新型掌上娛樂系統採用的技術在世界範圍來說都算數一數二,和他們硬碰硬我們根本勝算不大,所以我想我們不如反其道而行之……」金太妍話未說完卻被桌上手機的震動打斷,她盯著顯示致電人為「Fany」的手機屏幕看了一眼,輕輕劃過了紅色滑塊。

 

「抱歉。所以我覺得,我們需要反其道而行之,加之軟體開發也一向是我們近幾年的強項之一,不如從遊戲開發和操作系統下手……

 

 

 

 

 

 

 

「抱歉,您所呼叫的電話現在已經轉到語音信箱……」冰冷的機械聲音在忙音後響起來,Tiffany嘆了口氣掛斷了電話。

 

這樣的情況、已經連續一個月了。

 

 

 

 

這兩個星期以來,金太妍每天都加班加到深夜,一開始還會在夜半時分回到家與她溫存片刻抱著她入睡,可是之後卻變得越來越忙,為了方便起見金太妍便直接住在了公司。

 

Tiffany並不是不理解金太妍的忙碌與苦衷。身為公司的總裁,如今公司陷入泥沼之中,需要她處理的事情也越來越多,而一向認真的她也是勤勤懇懇,身先士卒,也正是因為她的努力,公司的員工才沒有在非常時刻自亂陣腳,而是上下一心在她的帶領下前進。Tiffany到公司送過好多次愛妻便當,看著一臉疲倦還對她保持著溫柔笑容的金太妍,心中因為寂寞而生出的種種委屈和埋怨便化作了止不住的心疼。

 

正想著,電話卻響了起來。按下綠色的按鍵,金太妍溫和的嗓音便從聽筒裡傳了出來:

 

「抱歉Fany,剛剛在開會不方便接聽妳的電話……」

 

「啊,沒關係的……妳吃飯了嗎?要不要我給妳做點東西帶去?」

 

「啊不用麻煩了,剛剛和一起加班的下屬一起叫了外賣,妳呢?可別光顧著Ginger和Prince,自己就隨隨便便應付一下晚餐就算了啊。」

 

「嘻嘻,怎麼會呢。你說是不是,Prince?」說話的當下小狗Prince跑過來撒嬌,Tiffany抱起它,Prince像是知道電話那頭的人是誰一般,乖巧的對著話筒叫了一聲。

 

「我們家Prince好乖呢。Ginger呢?又忙著咬我的豆豆去了吧。」光從聲音都可以想像到電話那端的人無奈又帶著寵溺笑容的表情,Tiffany看了一眼不遠處正咬著豌豆玩偶露出無辜表情的Ginger,不自覺的揚起嘴角:

 

「對啊,可它真的很喜歡豆豆呢。」

 

「沒辦法……」電話那頭金太妍的聲音帶著笑意,然後又像想起來什麼似的補上一句:

 

「對了,今天小允回來了,中午的時候她順路來公司我和她吃了個飯,本來想叫上妳的,可是想著妳應該正在忙就沒有給妳打電話。她最近會在我們家先暫住一陣子,找到房子再搬出去。」

 

「好的,反正以後也有的是機會。」Tiffany還想說些什麼,門鈴卻適時的響了起來。「應該是小允到了,那我掛電話囉。」

 

「嗯,我愛妳。」

 

聽到電話那頭一向不會表達自己情感的愛人直截了當的話語,Tiffany微微羞紅了臉小聲說出一句:

 

「我也愛妳,bye。」

 

 

 

 

 

 

Tiffany掛斷電話打開門,門外高她半頭的陽光少年拖著大大的白色行李箱,身上深藍色的航行制服還沒有換下,看到她笑得眼睛都瞇起來:

 

「Fany姊姊~」

 

「我們小允穿著機師制服就是帥氣呢,餓了吧?快進來姊姊給妳做飯。」

 

門外的人乖巧的應了一聲,乖乖的拖著行李箱跟著Tiffany走進屋裡。

 

 

 

 

 

被喚作小允的人名叫林允兒,是金太妍的表妹。兩家人一直住得很近,於是兩個孩子從小就玩在一起。

 

長大後擅長電腦的金太妍年紀輕輕便創立自己的科技公司,而從小嚮往天空的林允兒則考上航空大學,畢業後以優異的成績進入國內第一大航空公司,年僅22歲便成為機師。

 

一年前林允兒被公司選派到澳洲進修,終於在三個月前順利結束學業,享受了三個月的假期之後,她帶著輕鬆的心情飛回韓國。

 

廚房裡,林允兒一邊為Tiffany打下手一邊跟她說著旅行途中的趣聞。

 

「……我到阿姆斯特丹的時候正趕上同志水上大遊行,剛好今年的主題色是粉色,當時就想著要是Fany姊姊看到一定會開心得邁不開腳步……後來我去北部,同行的人不知道是不是記錯了,以為腳踏車可以帶上公車結果司機卻說不行,導致我們只好騎著腳踏車騎了3個小時回到火車站租腳踏車的地方……啊對了還有在巴塞隆納的時候……」

 

一頓飯吃下來,林允兒都在興致勃勃的說著,不時逗得Tiffany哈哈大笑,幾個星期以來安靜的房子終於有了些歡聲笑語。

 

「……對嘛,去LA就是要去看一場Lakers的球賽才過癮……對了,說的開心都忘了拿酒給妳慶祝一下,可是家裡沒有香檳只剩下Whisky了,在澳洲待了一年,我們小允酒量應該不錯吧?」

 

聊著聊著覺得有些口渴的Tiffany才發現忘了給剛被任命為副機長的林允兒慶祝,回想家裡還有什麼存貨的時候卻想起來家裡的香檳前陣子喝完之後一直沒去買。

 

「哈哈,Whisky當然沒問題了。」對面的人笑起來嘴巴張得大大的像鱷魚一樣,於是Tiffany也笑了,轉身到櫃子裡取出一瓶Jack Daniel來:

 

「醉了可別後悔,話說在前頭,妳可不能比我先醉啊!」

 

「啊啊,Fany姊姊這要求可有點挑戰呢。」林允兒笑著,自覺的拿出兩個杯子接過Tiffany手上的酒瓶:

 

「所以第一杯要乾杯嗎?」

 

「妳說呢?」接過林允兒遞過來的酒杯,Tiffany的笑眼更彎了一些:

 

「來,恭喜我們小允當上副機長。」

 

 

 

 

 

「……對了,盡顧著聊我的事了,Fany姊姊最近和太妍姊都還好嗎?太妍姊姊太忙了,中午和她匆匆忙忙吃了個飯,都沒聊什麼。」談笑間不知不覺大半瓶威士忌下肚,兩人都有些微醺,林允兒想起來中午吃飯時和金太妍也只是聊了不久便因為她手頭事務太多而早早結束,不無遺憾的問著。

 

「她呀……最近太忙了……」輕啜一口杯中的液體,Tiffany有些無奈的低垂眼簾。「她都快一個多月沒有回來了,要不是今天妳來了,這房子空曠得我都快受不了了……」

 

「太妍姊也只是這一陣子比較忙吧,之後應該就好了。」看著有些失落的Tiffany,林允兒沒來由的一陣心疼。「姊姊今天喝了不少,妳明天還要上班吧?要不先去休息吧?」

 

「嗯……」歪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時針已經不知不覺指向11,Tiffany站起身來,威士忌的後座力讓她感到一陣眩暈而趔趄一下,一旁的林允兒連忙上前扶住她:

 

「Fany姊姊小心……」

 

Tiffany有些癱軟的倚在林允兒的懷裡,醉眼朦朧間看著白襯衫領口微開的林允兒充滿關切的清澈雙眼,微抿的薄脣,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腦袋一熱就吻了上去。

 

「Fan、Fany姊……」

 

「You,shut up.」

 

 

 

 

 

 

抱著她的人先是身體一僵想要躲開,有些不滿的Tiffany伸手將那人的頭往下壓,迫使她與自己深吻。漸漸的,那人也放鬆下來迎合著她的舌頭,手也環上她的腰間。

 

趁著交纏的舌頭分開的間隙,Tiffany湊到林允兒耳邊,威士忌潤滑過的聲音此時略帶著些誘人的沙啞:

 

「妳、抱我去房間……」

 

熱氣輕輕的撲打在林允兒的耳畔,Tiffany感覺到那人的身體顫了一下,卻還是聽話的抱起她往房間走去。

 

黑暗中Tiffany感覺到那人將自己輕輕的放到床上,脫離那人溫暖懷抱的瞬間她感到週身有些微冷,於是在林允兒直起身體準備離開的時候她緊緊的抓住了那人的手,那人一下子重心不穩的倒在床上,她探過身去,將那人壓在身下。

 

微光中那人嚥下口水的動作非常明顯,於是Tiffany俯下身去,再次吻上那人的脣,雙手也不甘寂寞的、抓著那人的手探進自己的衣擺撫上自己胸前。

 

 

——要我。

如此明顯的暗示。

 

 

 

 

 

 

內衣扣被輕鬆的解開,Tiffany配合著那人的動作讓她脫去自己的上衣,然後那雙手再次覆上胸前敏感的頂點。似乎因為被壓著動作有些不便,那人一翻身將她壓在身下,然後溼熱的脣舌便含住了一邊的乳尖,突如其來的刺激讓Tiffany忍不住溢出細碎的嗚咽。

 

另一邊的胸乳被那人的一隻手輕揉著,而空出來的另一隻手則掀起裙擺輕撫大腿內側,Tiffany微微弓起腰不自覺的想要併攏雙腿,卻夾緊了那人纖細的腰。

 

「嘛、姊姊不要這麼熱情嘛。」林允兒有些低沉的聲音帶著些許笑意在耳畔響起,聽到那人聲音的瞬間湧起的悖德感卻刺激得身下一陣熱流緩緩流出。或許是因為自己寂寞太久、那人的動作輕緩又帶點生澀不像金太妍那樣熟練,可是她的每一個動作卻能在自己身上掀起更多的波浪。

 

或許是有些不甘心自己任她擺佈,Tiffany伸手有些急切的解開林允兒的衣釦,而那人也只是輕笑著順從著她讓她除去自己身上的遮蔽,而手上的動作卻一刻都未懈怠。很快,兩人便已一絲不掛,林允兒的手也從她的腰間滑到她已然溼潤不已的柔嫩之處,引得Tiffany更加毫無節制的發出呻吟。

 

「剛喝完Whisky,我有點渴了……」話音未落林允兒便舔吻上她身下敏感的一點,快感從下身如同潮水一般擴散開來,Tiffany下意識的伸手抱住那人的頭,輕柔的順著她的動作壓向自己,而那人也時而伸出舌頭戳刺著、席捲全身的情潮愈發強烈。

 

「嗯嗚、Dae、哈啊——」

 

「姊姊的味道,比最好的威士忌還要香甜呢。」微光中Tiffany看到林允兒抬起頭朝她說著,下巴上還沾有她方才高潮湧出的液體。「可是姊姊剛剛是不是叫錯我的名字了?我是允兒噢。」

 

她還沒來得及反應嘴脣又被那人吻上了,喘息間她看見那人笑容邪魅,竟如同毒藥一般讓她深陷。

 

「姊姊想要我進去吧?」低低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妳看上去一點都不滿足呢。」

 

 

 

——被吻得意亂情迷的她只能微喘著氣含混不清的吐出幾個單字:

 

「允、進來、快……」

 

 

 

 

修長的手指動作利落的擠進剛高潮過一次的甬道,瞬間飽脹的充實讓Tiffany發出一聲滿足的輕吟。

 

那人有些討人厭的慢入慢出著,帶給她快感的同時又讓她覺得越來越慾求不滿,於是她擺動腰肢希冀能夠得到更多的滿足。察覺到她的動作那人輕笑著加快了手上的速度,修長的手指每次都撞擊到最深處,一下子變得強烈的快感讓她快要哭出來。

 

「嗚、嗯、允啊、太深了……」

 

「太妍姊姊從來沒辦法達到這麼深吧?姊姊舒服的話要好好叫出來讓我知道噢。」

 

「哈啊、妳討厭……快……一點……唔嗯……」

 

不斷加快的動作和不斷高上去的呻吟聲,枕衾之間只有喘息嬌吟和律動時的水聲相互交纏,然後在身下一陣強烈過一陣的收縮中Tiffany狠狠咬住林允兒纖瘦的肩頭,高潮的液體再次衝出體外。

 

而林允兒並沒有急著抽出手指,而是輕輕的繼續抽動著讓她慢慢平靜下來。

 

「Fany姊姊想要的更多吧?」惡魔般的聲音再次在她耳邊響起,「我會好好代替太妍姊姊滿足妳的噢。」

 

然後、身體又不受控制的、陷入那人掀起的新一輪情潮中……

 

 

 

 

 

 

 

>>>               >>>               >>>

 

 

 

 

 

「今天大家都辛苦啦,各自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見囉。」結束了一天的飛行,對機艙做完最後的檢查後,機長這才朝飛行組的成員露出笑容。

 

「允兒,接下來一起去吃烤肉嗎?」機組的另一位副機長崔秀英笑著勾住林允兒的肩問著,林允兒正要回答,手機卻在褲袋裡震動起來。

 

「抱歉我先接個電話。」林允兒摸出手機看了一眼屏幕上的致電人名稱,朝崔秀英笑了笑之後加快步子走到另一邊才接起電話,聽到那端的聲音時有些促狹的瞇起眼睛微笑:

 

「Hi Fany姊姊,妳的身體又想念我了嗎?」

 

 

 

 

 

- FIN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無節操協會 的頭像
無節操協會

:: 無節操(衝字數)傲嬌腹黑悶騷協會 ::

Schwe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寄風
  • 請問一個問題 這篇作者是Schwein嗎?
  • paters
  • omg. my yoonfany
  • Alien
  • 這篇是流流姊姊寫的沒錯哦
  • life
  • 默默表示
    這不是婚外戀嗎XDDDD
  • 寄風
  • 感謝三樓解答 那我可以大聲說這是我的文嗎?
    Schwein妳妳妳妳.......竟然玩這麼刺激 這樣是要我的心臟如何是好妳說說
    但是我絕對不會說真是刺激的讓我好興奮喔XXD
  • allabt9
  • .....允帕妮如此不違和叫我們怎麼不遐想(翻桌

    還有最後一句話....這該死的林允兒好可惡,黃美英快給我再去找林允兒(喂
  • 走跳貓
  • 允要吃另類的烤肉了
  • Leo
  • 恩咳...允兒很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