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說我完全忘卻我為什麼要寫JeTi。
本來這個硬是給YoonSica的…嗯,到底最初為什麼要寫階梯啊?????

不想了。
寫完以後發現,階梯真的很難寫,不好拿捏,以後不敢寫了。。゚(゚´Д`゚)゚。

 

 

《Make Up》

 

鄭秀妍全職是某家IT企業的小員工,今天來到K集團工作。

 

K集團掌管半個大韓民國服飾市場的大商家,由海外進口的名牌衣服至半地原創都有涉足其中。K集團跟鄭秀妍在職的中型企業相比,根本是鐵皮屋與豪宅的俱別。

 

鄭秀妍所以成為K集團的御用化妝師,只不過是工作時需要到K集團的伺服器室安裝新型電腦保安系統時,多嘴說了一句話:

 

「睫毛末端塗一些黃色會比較精晰突出。」

 

等待系統安裝完成途中,鄭秀妍走到洗手間方便一下,清洗雙手時看見一個樣貌充滿稚氣的女生,襲身不失禮K集團的時尚服裝,站在大鏡前補妝。

 

女生傻眼的打量鄭秀妍全身上下,淺灰色的T-Shirt、牛仔褲配黑色帆布鞋、白晢的臉蛋戴著沉甸甸的黑框眼鏡、淺栗色頭髮綁成馬尾,臉上只有淡妝,完全不似是K集團的職員。「妳是誰?新同事嗎?」女生問。

 

「我是Jessica,是來安裝新保安系統的。」鄭秀妍維持臉上的平淡冷靜。

 

「妳剛才說睫毛什麼……」

 

鄭秀妍抹乾雙手,走近女生,端詳女生的化妝用品,略有深思,然後撿起一支黃色的睫毛膏,輕輕在女生彎挺的睫毛上畫龍點睛,點綴深黑色的底霜。

 

「……等等那支我還沒有用過。」

 

女生給鄭秀妍一連串動作帶走思考,鄭秀妍手上那支睫毛膏是夏季的新款式,鮮明的黃色至今還不知道在哪兒派上用場,如今卻被一個陌生女子握在手中畫自己的臉。

 

「不要亂動。」女生仔細看鄭秀妍在眼鏡下精緻的臉蛋,尖尖的下巴是女性夢寐以求的形象,只用裸妝襯托這樣的臉,實在很浪費。

 

鄭秀妍在女生的睫毛添加工藝後,叫女生看一下鏡子,不忘望見女生掛在脖子上的證件套,上面寫著“金太妍”。

 

金太妍瞧見鏡中自己的雙眼,睫毛的末端有淡薄的黃色,剛好配搭她今天穿的淡黃色針織外套。

 

「不錯吧。」鄭秀妍看著金太妍掛著不可思議的表情,自己也滿足的微笑了。

 

「妳、妳是哪家公司的?」金太妍叫住拉門離開中的鄭秀妍。

 

「L科技企業。」

 

「妳對化妝有獨特的觸覺……K集團下星期會舉辦國際時裝展,要不要來當兼職化妝師?我可以給妳一個很好的價錢。」金太妍在證件套抽出一張名片。「我是金太妍,K集團活動部的主管。」

 

鄭秀妍接過名片,頓了一會兒。

 

「因為時裝展很缺化妝師,所以我們很需要一個化妝技巧好的人。」

 

話雖如此,鄭秀妍現在一身打扮其實看不出時尚味道。

 

「我的化妝技巧有很好嗎?」鄭秀妍問道。

 

「嗯。」金太妍呆呆愣愣的點頭。

 

「那好吧,」由到讚美的鄭秀妍笑了笑,摘下眼鏡說:「我答應妳。」

 

 

 

 

夜裡汗水交織,不屬於自己身體的骨節在體內甬道,循著軌跡前進又退去,來回的奪取讓她放肆叫淫,直到一方滿足才停止。

 

鄭秀妍旁邊躺著的是林允兒,L科技企業總裁,也是鄭秀妍的戀人。

 

「今天…到K集團安裝新系統時,看見了一個人……」鄭秀妍氣喘著一邊解釋事情來龍去脈給林允兒聽。

 

因為她有興趣去擔任兼職化妝師,所以想林允兒給她休假。身為戀人兼能夠掌管公司人脈的林允兒,不可能不讓她休假。

 

自從鄭秀妍說要到林允兒的公司工作後,就不怎麼化妝,意義無他,都是因為林允兒經常在嘴邊說:“化妝太美的話會引人注意,我會吃醋。”

 

鄭秀妍知道林允兒太愛她才這麼說,而且林允兒總說素顏比上妝更可愛,於是漸漸也能接受自己淡妝示人。

 

―――唸大學的時候可是每天都有女生走來問她化妝技巧呢。

 

「好啊,難得妳要休假,我一定給妳的。」林允兒吻了鄭秀妍額頭。

 

然後留有潤滑的手指再次深進………

 

 

 

 

時裝展那天,鄭秀妍根據金太妍提供的時間地點赴約出席,提著她很久沒有碰過的化妝箱。

 

化妝箱放在鄭秀妍的老家,與林允兒同居後就沒有碰過,今早駕車回老家,在房間找到表面舖了塵的化妝箱感到一絲寂寞。

 

「Jessica這邊來!我們的模特兒已經準備好了…」在場地的通道左穿右插來到金太妍說的地方,還未知道要往哪道門跑,金太妍的身影就先跑過來。

 

模特兒們身穿設計獨特的衣服,有的在化妝室走來走去,有的坐下給造型師整理髮型,有的則是跟裁縫師討論如何把衣服穿得更有立體感。

 

鄭秀妍也曾經替大學的時裝展幫忙擔任化妝師,那時候的陣容人物都不比現在龐大而且有氣勢。

 

跟在金太妍身後,她們來到一個模特兒旁邊。

 

「Jessica,這位是模特兒Tiffany,妳給她化妝吧。」金太妍說。

 

「妳好,我是Tiffany。」模特兒有著獨特的笑眼,給人深刻的第一印象,她有禮地伸出右手。

 

「妳好,我是Jessica。」鄭秀妍握上她的手,擺放化妝箱在鏡前。

 

「那麼我先去做自己的事了。美英我們等一下再聊……」金太妍說罷就先告辭而退。

 

「她剛才叫誰?」鄭秀妍一邊打量黃美英一身設計服裝,一邊問道。

 

「…是我的本名,黃美英。」黃美英答道。

 

「哦,妳們關係不錯嘛。」心裡已經想好用哪種顏色的眉筆、眼影、睫毛油……她開始在化妝箱尋寶,把需要的東西掏出來。

 

「…她是我的女朋友。」黃美英說,語氣帶著一絲不悅,表情也皺成一團。

 

「我要開始替妳上妝,表情不要繃緊,想想開心的事情。」鄭秀妍對她微笑。

 

「昨天才跟她吵完架…怎麼可能開心……」

 

鄭秀妍輕笑。「可是金小姐看起來比我家的小年下更加穩重。」

 

「“妳家的小年下”?」

 

鄭秀妍拔開眼線筆的蓋子,在手背試顏色效果,感覺效果不夠突出,又挑了另外的款式。

 

確認了眼線顏色後,鄭秀妍望著黃美英的眼睛,瞧見她不解的眼神,於是從口袋掏了手機給她看待機畫面說:「這是我的小年下。」

 

桌布是一個拿著螃蟹笑得燦爛的女孩子。

 

很可愛嘛。―――黃美英沒來得及回話,下巴忽然被一股力度捏住扳起。

 

仰上的五官只見鄭秀妍坐在化妝台上,冷傲眼神專心注視她的眼眸,美艷動人,讓她喉嚨擠不出半個字。

 

「閉上眼。」簡潔的命令句,黃美英闔了眼,眼線筆筆尖搔癢她的眼皮,不禁顫抖一下。

 

「忍耐著,別動。」鄭秀妍說罷,黃美英乖乖忍住了。

 

鄭秀妍動作一氣呵成,她開始給黃美英上眼影。選取韓國女生都適合的煙燻妝,用灰色眼蜜塗抹在眼皮上,指腹像摸寶石般溫柔的劃過,造出深淺效果。

 

「張開眼。」用化妝筆把色彩染上眼窩。黃美英目不轉睛地看著鄭秀妍的臉,還有白襯衫領口下若隱若現的鎖骨。

 

「眼皮垂下來。」視線往下移,看見白襯衫下的黑色內衣,還有牛仔褲頭的褐色皮帶。明明本職不是模特兒,鄭秀妍卻有不比模特兒遜色的身材。

 

黑色眼影刷塗染雙眼皮位置,繼而用黑色點綴下眼皮的灰色眼蜜,最後用珍珠白眼影打亮眉毛下的位置。

 

在鄭秀妍專注化妝的時候,黃美英望著鄭秀妍的身材,身體感到一陣燥熱,都怪鄭秀妍過於吸引。

 

「好了,現在張開眼。」

 

敏捷的技術讓黃美英覺得驚訝,看著臉上只塗抹粉底霜的鄭秀妍,她都不敢相信原來是個優秀的化妝師。

 

「這樣滿意嗎?」鄭秀妍從化妝台下來,讓出鏡子給黃美英端詳她的工藝技術。

 

「嗯。」黃美英微微點頭,怎麼可能不滿意?要不是鄭秀妍剛才過於迷人,她一定會說多幾句讚美的說話。

 

接著鄭秀妍坐回去化妝台,為她的眉毛上色,拿著眉筆的手指相當美麗,也不粗糙。

 

「妳都喜歡坐在化妝台上?」

 

「這樣方便嘛,」鄭秀妍輕輕在她眉毛上先畫一筆。「我不喜歡站著。」

 

「哦,那妳替人化妝的時候都會這麼盯著人看的嗎?」黃美英又問。

 

「不看好就畫不好。」鄭秀妍用淡如止水的語調回答。

 

黃美英舉起手臂,手掌隔著牛仔褲磨娑鄭秀妍的大腿,發覺不對勁的化妝師頓住了,眼神依舊貫注在模特兒的靈魂之窗,聽著對方用沙啞低沉的腔調說:

 

「妳在T台走秀的樣子一定很美。」

 

「謝謝稱讚。」鄭秀妍扯起嘴角,繼續畫眉,可是身上的手不安份地從大腿摸到腰部,又使她定住了。

 

「可是我比較喜歡…妳這副認真替我上妝的表情。」

 

鄭秀妍想說什麼的時候,發言權再次被黃美英搶走:「…妳跟小年下做的時候,誰是攻,誰是受?」

 

「我沒有必要告訴妳。」

 

「哈,所以是受吧。」

 

黃美英在心中覬覦鄭秀妍會如此回答,看見鄭秀妍不作狡辯,她暗喜自己猜對了。

 

「妳想知道我為什麼跟太妍吵架嗎?」

 

「不想。」鄭秀妍眼神比剛才更加冷漠。

 

「可是我想告訴妳。」

 

「隨妳喜歡。」

 

「等待今天的時裝展結束,我跟妳說吧。」黃美英把頭仰更高。

 

「有話現在說不好嗎?」鄭秀妍把她的頭固定原位,才能夠專心的畫眉。

 

「不好啊,因為―――」妳看。

 

黃美英的眼神睨向左側,鄭秀妍面擰向左方,瞥見工作人員向全體說進度需要加快,因為時裝展快要開始了。

 

「妳得要加速了。」黃美英垂下搭在鄭秀妍腰際的手。

 

―――那妳好好配合我吧。

 

鄭秀妍拿起睫毛夾和黑色的睫毛膏,若無其事地專心辦事。

 

 

 

 

站在T台的末端,身經百戰的模特兒擺出她們認為最適合的姿勢;還有表情,擁有數以萬計觀眾參與的國際時裝展,更加有現場錄像器和大屏幕倍大她們身體的各種細節。

 

黃美英走在T台兩分鐘時內,腦海無一不是鄭秀妍的五官。難怪別人會說:認真的女人果然最漂亮。想到鄭秀妍認真化妝的神情,黃美英心動得忍不住笑意。

 

她在最後的定鏡給了一個迷人笑容,惹來全場的歡呼。

 

坐在後台化妝室看電視機直播場內畫面的鄭秀妍,不以為然的挑了眼眉。

 

黃美英走回後台一個勁兒沖著化妝室的方向,有別於其他模特兒,出場後還在原地跟其他人笑談。

 

打開化妝室的門,裡面有鄭秀妍和K集團固定聘請的造型師們,大家都提著飲料正在休息,黃美英向幾個瞧她這邊看來的造型師點頭打招呼後,站在鄭秀妍面前。

 

「替我卸妝吧。」她說。

 

「哦。」替模特兒卸妝也是化妝師的工作,鄭秀妍放下手裡的紙杯,儘管她還想繼續看走秀直播,可是既然黃美英開口要求,她只好拿出潔面棉花和卸妝液。

 

卸妝液滲透潔面棉花,鄭秀妍輕力往黃美英臉頰一掃,抹走一層彩妝,反反覆覆,用了數塊潔面棉花。

 

鄭秀妍以為黃美英在這時候會說什麼,可是她用完第三塊潔面棉花為止,黃美英都沒有張口說話,鄭秀妍一度以為她走完T台回來就變成啞巴了。

 

「妳駕車來的嗎?」良久,黃美英終於開口,不疾不徐的問道。

 

「是又怎樣?」鄭秀妍反問她。

 

「讓我上妳…」

 

鄭秀妍征住了。

 

「…的車子吧。」很明顯的挑逗。

 

「為什麼?給我理由。」

 

「就我想上。」

 

「……」

 

現在鄭秀妍並不是坐在化妝台上為黃美英卸妝,所以黃美英不能夠像剛才般摸上鄭秀妍大腿,可是她的眼神來電已經足夠提供鄭秀妍一個明確信息:

 

“我在跟妳調情。”

 

「而且…難得找到同路人,妳也好心替我分擔跟戀人吵架的難耐嘛。」黃美英抓住鄭秀妍的襯衫下擺說道。

 

鄭秀妍感到一絲懊惱,要是不點頭答應,離開化妝室前都會一直被黃美英圍繞左右無法自由,黃美英說跟戀人吵架想要找人傾訴的心情,鄭秀妍也很理解。跟戀人同居後,生活瑣碎各種磨擦自然更多,吵架也是頻繁的,所以她很理解吵架需要別人輔導的心情。

 

心軟下來的鄭秀妍,「嗯。」點頭答應黃美英,那個人臉上立即重現笑眼。

 

 

 

 

鄭秀妍等待黃美英從更衣間出來後,沿著通道指示方向走到停車場,離開迷宮一樣的展覽場地鄭秀妍鬆口氣,跟在後頭的黃美英,來到屬於鄭秀妍的白色BMW前方。

 

「很棒的車子!」手掌摸過流線型的雪白車身,不忍說車款真是跟鄭秀妍很配搭。

 

鄭秀妍坐到駕駛席,同時黃美英打開車門鑽到後座。

 

為什麼是在後座?―――鄭秀妍沒問出口,瞥見後視鏡映出春色,腦袋頓時當機,各種程序與指令在千分之一秒衝撞變成錯誤碼。

 

黃美英坐下一刻,兩手抓住針織衣下擺,連同內搭衣往上拉,頭髮披散落在裸肩,衣服早已變成一團無用的布料給她丟到旁邊。

 

「妳幹嘛脫衣?」黃美英該有的鄭秀妍都有,她沒有移開視線,順著後視鏡直視對方身上的粉紅色蕾絲內衣。

 

黃美英不回答她,像身心敏捷的花貓撲上駕駛席椅背,白滑的纖臂緊扣在鄭秀妍胸前,手指搭在襯衫的鈕扣上,慢慢地鬆開它。

 

鄭秀妍理智地抓緊黃美英手腕,讓她不再亂來。「妳、唔―――」下一秒黃美英整個身體向前跨來到駕駛席,兩腿張開夾住鄭秀妍的下半身,在兩手失去自由之間強吻上去。

 

閉緊嘴唇鄭秀妍感到缺氧,微張唇齒移動舌頭,卻被黃美英視為回應,得到更深的吻。

 

「DaeDae她昨晚一直都不理我…是不是我不夠誘惑啊。」黃美英垂下眼簾對鄭秀妍說,輕易反手抓回鄭秀妍的手腕,引領著她的手前往熱褲上的鈕扣。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呢?」她口中的“DaeDae”應該就是指金太妍吧。鄭秀妍心裡猜測。

 

「妳覺得,現在的我,還是妳在妳家小年下身下時比較有魅力呢?」

 

「發情也找錯對象了吧?……啊哈、…等、等等……」鄭秀妍丟她一個白眼,冷不防對方又湊上前襲擊,這次更是她最敏感的耳朵。

 

被吸吮耳朵就會渾身發軟沒力,連反抗的氣力都被掠奪不見,平穩的呼吸變得急促,在思緒和身體都在混亂狀態,鄭秀妍被帶領解開黃美英的褲頭鈕扣。

 

「果然耳朵是弱點,妳就像只貓咪啊。」黃美英在鄭秀妍赤紅的耳畔得呈的說,按住鄭秀妍的手指,扯下拉鏈,熱褲褪到膝蓋以上。

 

鄭秀妍還沒有從第一波敏感恢復過來,第二波刺激隨即攀上,黃美英俯身舔吻鄭秀妍的頸側,溫熱的舌頭在吹彈可破的肌膚上肆虐。

 

乏力的手被拉前,撫上一層幼滑的布料,不用解釋鄭秀妍都知道觸碰到什麼。

 

手指也神推鬼使的翻開那層微濕的薄布,直接前往女性最柔軟的一處,深探進去。

 

獲得被填滿的快感,黃美英弓起身板,輕吟一聲,然後也把內褲褪下,給鄭秀妍更大的活動空間。

 

“妳怎麼可能不夠誘惑啊。我已經被妳搞得團團轉了。”很想跟她說,可是氣力都集中在右手臂上,都無暇說話了。

 

鄭秀妍也不知道自己的手臂在賣力什麼,她知道只要滿足黃美英,那個人就不會再偷襲她敏感的地方,如是者在順滑的通道添加多一只食指,帶來更深層的滿足。

 

她平常都是擔任享受的角色,根本不知道如何讓對方滿足,這檔事情恐怕只有林允兒才知道吧?畢竟每次跟她做都很舒服……

 

「啊…哈啊……嗯…嗚、快、快點啊……哈…」

 

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鄭秀妍懊惱著怎樣引領黃美英獲得高潮,手臂一直維持相同動作,肌肉都要變得酸軟乏力了。

 

剛才得到的快感逐漸散去,黃美英按住往體內移動的手,主動離開使她歡愉的指尖,欺身走到後座躺下,把下身的衣物完全褪去。

 

「這邊會舒服一點啊…」

 

她這麼說,鄭秀妍也毫不猶豫跨到後座,兩手撐在黃美英兩旁,心想她們一定是瘋了。

 

「我們…是瘋了…吧……」看見黃美英臉上的紅潮,鄭秀妍覺得自己腦瓜發燙,想必臉上的顏色都一樣染了緋紅。

 

「有什麼關係呢。」黃美英抬手捧著鄭秀妍臉頰往下拉,仰起下巴與她親吻。

 

鄭秀妍也不再遲疑與她深吻,手指重返溫熱濕滑的地方,快感的波浪再度淹上黃美英,引來的喘息就像咒語使鄭秀妍加快速度。

 

鄭秀妍好像明白了林允兒的心情是怎樣的了。

 

―――為什麼即使自己喊不要的時候,她還會裝作不聽欺身壓上。

 

―――那一定是因為俯視身下的人,感受到一股難以抑制的悸動。

 

 

 

 

跟相識兩個多小時的女人發生關係,是黃美英未曾預料到的事。

 

誰叫鄭秀妍舉手投足都很吸引,擁有與金太妍與別不同的獨有魄力,卻一樣使她深深迷上。

 

她喘著氣從高潮恢復,瞥見鄭秀妍同樣喘著氣,她坐起來靠攏到鄭秀妍身旁,搭上她因為喘氣而抖動的肩膀。

 

「有沒有跟小年下在這兒做過?」

 

鄭秀妍丟她一個莫名其妙的眼神。

 

「…那我就是第一個在這兒跟妳做的人吶?」

 

鄭秀妍沒有答話,深嘆口氣,呼吸終於回復平和。

 

「不回答我嗎?」

 

「……」

 

終於無法忍受鄭秀妍的沉默,黃美英輕吻鄭秀妍的耳朵,手掌從寬大的襯衫衣領探進,隔著胸罩撫摸鄭秀妍胸前的柔軟。

 

手指伸進胸罩觸及乳尖,鄭秀妍身體顫抖了。

 

「似乎這兒也很敏感。」說著黃美英靈巧的手指擰上乳尖,鄭秀妍抵受不住突如其來的刺激,叫了一聲,黃美英似是安撫她的情緒,抬頭吻著她。

 

沉醉於調情的氣氛下,白襯衫的鈕扣不知不覺全開,水藍色胸罩坦蕩於黃美英眼前,眼前的人卻轉移陣地開始進攻女人最秘密的地方。

 

五指相隔不薄不厚的牛仔褲摩擦,仍然挑起鄭秀妍的神經,與此同時黃美英把她的皮帶鬆開,脫去鄭秀妍的褲子。

 

「這麼容易就興奮了啊…」看見內褲上的橢圓水印,黃美英戲謔地說。

 

想要把內褲褪去之際,鄭秀妍主動自己脫了。

 

「………快點。」鄭秀妍支支吾吾的擠出兩個字。

 

真是個不坦率的人啊。黃美英心裡暗道。

 

稍為低溫的掌心撫上火辣的肌膚,指尖碰上充血微凸的地方,輕輕一按,鄭秀妍嬌喘一聲,挑起黃美英的壞心眼,維持在那個地方不再下去。

 

鄭秀妍難耐的扭動身體,黃美英才試探般的繼續前進。

 

「想要這兒嗎?」指腹滑過入口的柔軟。

 

「……」

 

「還是這兒?」再次回到凸起的花核。

 

「……」只見鄭秀妍咬緊下唇,一副委屈的表情不說話。

 

「妳不說我怎樣知道啊,Jessi。」黃美英腦海突然給鄭秀妍起了一個只有她才叫的暱稱,取材自鄭秀妍的英文名“Jessica”。

 

突如其來的稱呼,一向不愛被起外號的鄭秀妍,看著黃美英的彎月笑眼也不厭惡,然後說:

 

「…就像我剛才對待妳一樣,妳知道的。」

 

手指準確無誤地刺入濕潤的來源。

 

「啊、啊……」毫無徵兆的刺激,讓鄭秀妍頭皮都發麻了。

 

「誠實的孩子才有獎勵嘛。」黃美英吻著她的下顎,弓起手指開始探入抽出,摩擦包圍著她的肌肉。

 

愈來愈暢順的進入,拔出時帶來液體佈滿掌心,沾濕大腿內側。

 

靜謐的車內只有喘息和淫糜的水聲,鄭秀妍享受的閉上眼,嘗試感受黃美英帶給她的一切。不同於林允兒骨節分明的長指,黃美英的技術笨拙,速度拿捏不好,手指也不夠修長,可是卻異常舒服。

 

想得到更多滿足,鄭秀妍抬起身體,使上渾身僅餘氣力按著玻璃窗,指尖都要泛白。

 

「原來…妳跟小年下做的…時候……會有這樣的表情啊……」一開口說話就明白當攻是有多疲累的黃美英,因為鄭秀妍胭紅的臉頰,疼痛與快感交挫微皺的眉毛,不斷漏出呻吟的櫻桃小嘴,手上的速度加快了些。

 

「啊…啊哈、嗯…嗯唔……再快一點…允兒啊……再快一點……」甚至連對象的名字都叫錯了。

 

「原來、妳的小年下是叫允兒啊……這樣我會傷心的、」黃美英貼近她的耳朵說,溫熱的氣息落在通紅的耳骨。「――― but my name is Tiffany.」

 

黃美英使盡全身氣力讓手指頂進最深處,全根抽出又再次沒入,微彎手指讓關節按壓內壁,就如金太妍在她體內時做的一樣。

 

「…Fany、嗯啊、不、啊嗚…不要…唔嗯……要到了―――」

 

強力的收縮讓鄭秀妍惶恐的抽回按住玻璃窗的手,猛力抓住黃美英的右肩,力度大得連鄭秀妍也知道自己會傷到她。

 

停留在體內的手指在鄭秀妍達到頂峰回復過來之後抽出,流出很多歡快後的液體。

 

「剛才妳叫我Fany吧。」黃美英瞇起笑眼說。

 

「…妳也叫我Jessi了。」鄭秀妍拿出一盒面紙清潔身體,也遞了給黃美英。

 

然後兩個人癱軟的坐在後座喘氣,消化這段瘋狂的時光。

 

 

 

 

那次之後,鄭秀妍全職仍是某家IT企業的小員工,不過多了K集團御用化妝師的兼職。

 

黃美英是因為金太妍的關係,每次K集團有走秀和拍宣傳照的工作,她都會參與。

 

跟一個年輕女模特化妝後,鄭秀妍從鏡裡看見門口走進一個身影。

 

「已經完成了。」她輕拍年輕模特的肩膀說道,隨後走向剛剛進入化妝室找位置坐下的人背後。

 

「今天想為我上什麼妝呢?Jessi。」

 

在鏡裡看見那雙熟悉的笑眼。

 

―――讓她深陷於她的誘惑笑眼。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無節操協會 的頭像
無節操協會

:: 無節操(衝字數)傲嬌腹黑悶騷協會 ::

A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走跳貓
  • K集團的工作或許是海龜最期待的時候了
  • life
  • 小年下跟年上表示
    T.T

  • 波達
  • 感覺會安裝保安系統的杰西西好獵奇啊啊啊啊(離題惹#
  • Alien
  • 偷情的兩人昂
    好HOT的文章ˊˇˋ
  • yuan
  • 互攻互受jeti太有愛了
    表示已哭
    小年下跟年上應該也要來一次(咦?